Tag Archives: 白色牙套

早期乳前牙斷裂的膺復

(如左圖所示)一位三歳的小朋友患有早期的奶瓶性蛀牙,合并意外撞擊造成的前牙斷裂, 前來門診求診。 在和家長討論後,我們決定在鎮靜麻醉下將前面四根牙齒做根管治療,並在當次以zirconia crowns, 乳牙白色牙套,予以復形。 乳牙撞斷有幾種情形 ,有的斷在牙冠(crown fracture),有的斷在牙根(root fracture),有的斷面橫跨牙冠-牙根(crown-root fracture)。通常,最容易撞斷的牙齒,是位在前面的門牙。 早期,乳牙門牙外傷若僅剩一些牙冠和牙根時,受限於早期的材料和技術(當時只有樹脂牙套,strip crown ),很多情況是需要拔除的,若是小朋友離永久齒萌發還有一段時間,醫師可能會建議使用假牙(kiddy denture) 來恢復牙齒的功能和美觀。 隨著科技的進步,現在有全瓷冠牙套( zirconia crown ) 來膺復這類嚴重破損的牙齒。若乳牙斷裂後殘留的齒質比較多,我們會盡量回復牙齒原來的形態;若是剩下的齒質比較少,我們會將牙齒做短一點,損失一些美觀,但可減少來自側方的力量,避免牙套脫落。 我們希望能夠盡量保存乳牙還有其周圍的骨質,直到乳牙自然脫落為止。

Posted in 兒童牙科, 牙科其他, 鎮靜麻醉 | Tagged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看診花絮

左圖是一個四歲的小朋友因為前面門牙蛀牙前來門診求診,小朋友的行為還蠻合作的,在局部麻醉下我們幫前面兩顆牙齒做根管治療,然後再以白色牙套(全瓷牙冠)予以復形。 治療的時間差不多時30分鐘,小朋友治療完後,就高高興興地的回家。 隔週回診的時候,媽媽講述一段在學校發生的小插曲:她的小孩隔天去學校就開始跟別的小朋友說他前面做了兩顆假牙,但是他的朋友都說那個是真的牙齒,不是假的牙齒, 但是她的小孩堅持說那是假的牙齒⋯然後他和他們同學就為了這件小事情吵了兩天。 聽到父母說這個小故事,似乎把我拉回了四十年前那個無憂無慮,盛夏裏躺在大樹下,聽著蟬叫聲睡覺的小男孩。 時間過得真快啊!

Posted in 兒童牙科, 牙科其他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白色牙套 Zicronia crown

在門診,當遇到孩童需要做安全帽時,家長經常猶豫到底是做不銹鋼牙套還是白色牙套(Ziconia crown)較好。 門牙區由於美觀的問題,醫師通常會建議做白色牙套。至於後牙區,下面的第一乳臼齒和第二乳臼齒,還有上面的第一乳臼齒,若家長在意美觀,可以考慮白色牙套;至於上面的第二乳臼齒,其實看不到,做不銹鋼牙套即可。 以下是全瓷冠牙套的優缺點比較,可供家長參考: 優點: 1. 全瓷冠牙套的顔色接近乳牙的顏色,較不銹鋼牙冠美觀。 2. 全瓷冠牙套在成人已使用超過十年,穩定性和耐久性佳。 3. 全瓷冠牙套製作時所需要修的牙齒量會比傳統的Nusmile Crown 少一點,但較不銹鋼牙套多。 4. 若家長擔心孩童對重金屬 鎳 過敏,可考慮全瓷冠牙套。 缺點: 1. 費用較高。 2. 對醫師而言操作較困難高,應特別注意唾液和滲血的污染。

Posted in 兒童牙科, 牙科其他 | Tagged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陸客 vs 台生

最近媒體報導,許多陸客跨海到台灣尋求醫療方面的協助。身為ㄧ位兒童牙科專業醫師,早在幾年前,我們就陸續接到對岸(可能是中國或美國)的小孩前來求診,親身體驗他們的經濟實力。 大陸,除了香港、澳門外,我不曾去過,所有的資訊都是來自朋友或是患者的傳遞。坦白說,台灣民眾有種優越感,一直自以為生活水平較高,或者經濟能力較好; 但隨著這幾年兩岸經濟實力的消長,距離已經大幅度的拉近,至於對那些有能力跨海尋求醫療資源者,與台灣民眾相比,則更過之而無不及。 相對於台灣民眾,他們(有能力跨行尋求醫療資源者)更相信和珍惜台灣醫療的專業。台灣的民眾因為熟門熟路,在牙科診所/醫院 滿街林立的台北市,這家A不行換別家,再順便聽 B的意見( second opinion ),比較別家C 的價格,到最後不了了知。大陸的民眾則可能在網路上或者朋友介紹,先做足功課,確定好信任的醫師,和可能的治療計畫,來台在ㄧ、兩個禮拜內,滿足其所需要的資源( 這種有點像台灣的民眾去日本或是歐美的Shopping Mall 大採購 ),因為有許多的治療,比如:牙科舒眠、不銹鋼牙套(SSC)、白色牙套(Zicronia )…..在中國有些地方是有錢也買不到的;不然就是其治療的費用是台灣的四、五倍(只有在他們口中,外國人的醫院才有),因此他們在意的反而不是價格的差異,而更在意醫師的專業, 醫療的品質,和時間的成本。 至於對這些跨海尋求醫療的小朋友是否有特別的觀察? 就醫療方面,其實上我們都一視同仁,提供給患者必要的、專業的醫療處置;然而在心裡層面上, 我們著實擔心台灣的小朋友的未來。在未來的世界,他們比我們面臨更加複雜和競爭的環境,他們所面對的是一群和他們長得很像( 或者幾乎一模一樣),但是更有判斷力,更為自己利益著想,經濟能力更強,甚至外語能力更好的競爭者,他們或許不純粹的為「中國人」,而是「中、港、台、美」,各地華人菁英聯姻下的一個菁英階層。 就像很多的小病人,爸爸是台灣人,媽媽是上海人,但小朋友是德國人;爸媽是台灣人,但長期住在上海;爸爸是法國人,媽媽是台灣人,⋯⋯·,您說小孩是那一國人,誰也說不上來。但是可以預計的事,二十年後,我們的小孩就是要和這群小孩共事和競爭。 “白髮漁翁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 暫且不管 台灣人,中國人,美國人⋯,且看二十年後誰主風流。

Posted in 牙科其他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我們的牙科材料

隨著人事成本的逐年提高,水、電上漲,醫療器材上漲,房租上漲,但醫療的給付卻沒有增加,反而點值逐年下修,醫界一片哀嚎;原本許多常用的,可信任的原廠藥,逐漸退出台灣市場,取而代之的是台廠藥,雖然衛生署宣稱他們都是合法的藥,成效一樣,但只有站在第一線的醫事人員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沒有藥可開,沒有材料可用,這引起許多家長的憂心,最近常有家長打電話來詢問我們牙科使用的材料為何? 基本上我們的牙科材料以 美、日、德 的大廠為主,大體上沿用在 台大醫院 / 長庚醫院 兒童牙科使用的材料( 可能已經習慣了,也很順手 ),另外再加進一些在國外的期刋上評價不錯,和臨床效果不錯的材料。我們的牙材大致如下: Composite resin ( 複合樹脂 ):3M,USA Flowable resin ( 流動性樹脂):3M,USA Braces ( 矯正器 ):3M, Brazil Sealant ( 溝隙封填劑 ):Helioseal,Ivoclar Vivadent Inc,USA F Varnish(氟漆):Diraphate,Germany F gel ( 氟膠 ) :APF ,Canada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兒童牙科, 牙科其他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乳牙斷裂的牙科處理

乳牙撞斷有幾種情形 ,有的只斷在牙冠(crown fracture),有的斷在牙根(root fracture),有的斷面橫跨牙冠-牙根(crown-root fracture)。通常,最容易撞斷的牙齒,是位在前面的門牙。 早期,乳牙門牙外傷若僅剩一些牙冠和牙根時,受限於當時的材料和技術(當時只有樹脂牙套,strip crown ),很多情況是需要拔除,若是小朋友離永久齒萌發還有一段時間,醫師可能會建議使用假牙(kiddy denture) 來恢復牙齒的功能和美觀。 隨著科技的進步,現在有白色的不銹鋼牙套 ( aesthetic veneer crown )和全瓷冠牙套( zirconia crown )來膺復這類嚴重破損的牙齒。(如左圖所示) 若乳牙斷裂後殘留的齒質比較多,我們會盡量回復牙齒原來的形態;若是剩下的齒質比較少,我們會將牙齒做短一點,損失一些美觀,但可減少來自側方的剪力,避免牙套脫落。 我們希望能夠盡量保存乳牙還有其周圍的骨質,直到乳牙自然脫落為止。

Posted in 兒童牙科 | Tagged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奶瓶性蛀牙的治療

記得多年前有一次在國外聽演講,有一位兒童牙科醫師show了一個全口奶瓶性蛀牙的患者的治療;有許多牙齒,以我在台灣所受的醫學訓練,認為是可以保留下來的牙齒,可是主講者將其全部都拔除,這令我相當的振撼。當時對他治療計劃提出我的疑問,他回答 : he can’t afford 2nd treatment ( 他無法負擔的起因治療失敗, 再次治療的醫療支出 )。 當時我還年輕, 似懂非懂 ,後來才慢慢的了解,在美國阿拉馬巴馬州( 美國南方的棉花田區 ),一位孩童為了安排全身麻醉的全口的奶瓶性蛀牙治療,可能要等兩三個月的時間,家長需陪著小孩於前一天開五小時的車 到伯明罕干市的阿拉巴馬州立醫院住院,然後於隔日治療. 治療的費用,單自費就要十多萬台幣,若是沒有醫療保險(美國人很多是沒有加入醫療保險的 ),則費用動輒三、四十萬。那些條件不好的牙齒,不是不能留,而是萬一失敗了 ( 比如因牙冠太短牙冠脫落,或根管治療失敗 ) ,患者可能找不到醫師願意幫他做治療 ;再者, 患者可能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和預算安排第二次的治療。主講者說:”而且,萬一因治療有瑕疵而有醫療訴訟的問題(大部分的醫師可能不想遇到這方面的問題 ),那就更麻煩了”。 所以,將可能有問題的牙齒拔除,變成了醫師和病患家屬間的最大公約數。 回想台灣的兒童牙科醫師,之所以能為患者保留下許許多多原本外國醫師覺得要拔掉的牙齒,並不是我們的技術比較好 ,而是台灣的醫療費用相對較便宜,患者可以承擔再次治療的費用;還有台灣的患者比較有人情味( 雖然現在越來越淡薄了),比較信任醫師,因此醫師也願意冒著可能失敗的風險,盡量保留牙齒,只是這樣的光景不知道還能維持多久。 ( 圖示 為一位全口奶瓶性蛀牙的孩童,在鎮靜麻醉下全口治療的治療前、治療後對照 )

Posted in 兒童牙科 | Tagged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磨牙症和遺傳

之前有一位小孩因為全口奶瓶性蛀牙前來求診,小朋友的蛀牙非常嚴重,連最不容易蛀牙的下顎前牙區都蛀了;看了一下全口的X光片,有八顆牙齒必須拔除,有八顆要做不锈鋼牙套;由於患者非常的緊張,而要做的工程又很浩大,因此建議在舒眠鎮靜下一次完成。 治療排在隔周,完成後患者回診也都無異狀,但是,兩個月後左上犬齒的不銹鋼牙套鬆脫,我們將牙套清乾淨後重新黏了上去,並囑咐不要讓小孩吃太硬的東西⋯⋯,雖然我知道這對一個三歲的小孩幫助不大。 兩個月過了,同一顆牙套又掉了下來。家長並沒有指責是否治療有失當的情形,因為治療之前就已經告知牙齒的條件不是很好,我們只能試著儘量保留他的牙齒。畢竟多留下一顆牙總是比拔掉好,況且剩下的牙齒真的不多。 雖然牙齒條件不好,但不銹鋼牙套會如此常掉的並不多見,第一個想到的是磨牙症(Bruxism),因為患者在睡覺時磨牙的力量和時間是一般正常咀嚼的好幾倍,在千鎚百鍊之下,牙套自然容易鬆脫;甚至,有的不銹鋼牙套都磨穿,滴水穿石大概就是這原理。 一提到磨牙症,家長一切的困惑似乎豁然開來。原來孩童的父親牙齒也不好,又有磨牙症,之前做了很多假牙也常因為磨牙的原因鬆脫,造成日常生活很多的困擾。至此話題一聊開,又是一串的家族看牙醫史⋯⋯。 至於為何磨牙症在治療前為何沒有注意到?磨牙症的患者通常會在牙齒的高點或接觸點留下如鏡子般的磨損平面,但是,這孩童的蛀牙實在太嚴重了,八顆後牙全都蛀了,而且還蛀很嚴重(有兩顆需要拔除),所以留下的線索並不足以判斷患者是否有磨牙症。 至於經常脫落的那一顆不銹鋼牙套,我們幫他換一顆新的,包覆較長的牙套,並且加強黏著的效果⋯⋯,我們能做的也只能”盡人事,聽天命” 。

Posted in 兒童牙科, 牙科其他 | Tagged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乳牙壞死變色的處置

乳牙因早期蛀牙或意外撞擊造成牙髓壞死,容易導致乳牙顔色變深(變灰,變藍或變黑)。 早期的治療方式是在前牙上局部麻醉葯後,將involved 的牙齒做根管治療,然後以樹脂牙套予以膺復。 不過由於樹脂牙套的厚度和樹脂本身對於光線的通透性,在顔色的遮蔽性並不好。特別是在齒頸部(靠近牙齦處)特別明顯。於是我們嘗試用Zicronia ( 二氧化鋯 ) 來解決此問題。Zicronia 的硬度比乳牙還硬,而且擁有像牙齒一般的色澤,為X光不透性,因此在處理顔色的遮蔽和大範圍的齒質尚失㑹比傳統的樹脂牙套強上許多.

Posted in 兒童牙科 | Tagged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寶貴的一堂課

左圖是一位四歳左右的小朋友,一年前因為前牙嚴重奶瓶性齲齒,在局部麻醉下前牙四顆做乳牙根管治療,並做白色牙套予以膺復。前來求診主要是因為小朋友在學校和其他孩童玩溜滑梯時,不慎撞到其他孩童的頭,結果白色牙套掉了下來。( 圖一 ) 家長似乎很nice,一直說不好意思,他們家的小朋友很調皮 ,把門牙撞斷了,⋯ 不像有些保母或安親班的老師帶來的,一開始劈頭就是〝是不是醫師沒有把假牙黏好才會掉下來”,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我請助理幫孩童照了一張X光片,發現剩下的齒質非常少,牙冠又短,拔除這顆牙齒並不過分,況且牙齒一拔掉,就不會有失敗率的問題; 萬一”逞英雄”,貿然將白色牙套黏上去,那天又掉了,家長來興師問罪,可真有理說不清。 腦中閃過健保局責問台大加護病房的死亡率為什麼比其他院所高? 柯P 回答,要降低死亡率還不簡單,太爛的cases不要收就好了。 同樣的,要降低根管治療的失敗率/假牙的失敗率,太爛的cases 建議拔掉就沒事了。不過這樣對家長和孩童不公平,他們是如此的相信您,將牙齒的命運和美麗的笑容交到您的手中,怎麼可以如此便宜行事。 想起恩師 前台大齒顎矯正科 張心涪 主任常在上課的時候説,”當您對於治療計畫有遲疑時,設想患者是您的親人,您會如何處理?” 思考再三,決定將牙齒留下來,The Buck stops here. 通常只要治療計畫決定,治療很快就結束了,只是成效如何令人有點忐忑不安。 很幸運的,經過了約一年半的觀察,之前斷裂的白色牙套依舊完好如初,有了這個成功的案例的經驗,後來又陸陸續續接了幾個類似殘留牙冠很短的案例,治療也都非常的成功,讓我們對於前牙的保存更具信心。 説實在,應該感謝這位小朋友幫我們上了寶貴的一課,讓我們在乳牙的保存開拓了ㄧ片新的境界。

Posted in 兒童牙科 | Tagged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